第五十三章杨三句

小说:阴倌法医 作者:天工匠人 我要报错
????从丁河屋子回来,已经是后半夜,和胖子、季雅云等人先后分别后,我不顾林彤反对,直接将她带回了城河街。

????停好车,回头见窦大宝和林彤都歪在座位上睡着了,我也没叫醒他们,直接拉起手刹,下了车,径直走到街尾。

????不出意外,初春的雾霭中,原本31号和28号间的空地上,赫然矗立着一栋古楼。

????一条腿才迈进驿站,我身上的衣服就起了变化,由寻常的装束,变成了一袭月白长衫。

????不出意外,季雅云已经到了。

????除了正和她交谈的老何,大厅里还多了两人,一个是窦大宝,另一个女人正歪在长椅里酣睡,看穿着,和魇婆一模一样,面孔却是林彤。

????窦大宝算是驿站的‘老客’了,老何对他不算陌生,看到林彤,老何却是微微皱眉,对我说道:

????“你还真是越来越有老板样了,想带谁来就能带谁来?”

????“这不是外人,她是林彤,也是魇婆!”季雅云边说,边沏了杯茶,放在柜台上。

????我径直走到柜台后,顺了把长衫,坐了下来。

????季雅云对我说:“我已经把‘巡海夜叉’的事,跟老何叔说了。”

????我点点头,刚扫了一眼台面上的账本,楼梯上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个头皮刮的锃亮,蓄着山羊胡的老头走了下来,正是昨晚才到驿站的李季康。

????尽管心里有诸多疑问,可我还是在季雅云的示意下,端起了老板架子,凝视着泥人李沉声道:

????“七河口的事了结了,之前曾借住你房子那姓于的,现在做了丁河屋子的问事,他答应会建一座龙王祠。”

????李季康点了点头,“嗯,那就好。表面上是龙王祠,其实供奉的是邓勇,这也算是当初那些村民的后代,替父辈还债了。”

????窦大宝问我:“他就是泥人李?就是在七河口,附身在死胖子身上的那个?”

????李季康坦然的点点头,“没错,就是我。我知道你们心里有很多问题,不必问了,我自己说。”

????接下来,随着这泥人李的述说,果真解开了我们从七河口远道带回的诸多疑惑。

????泥人李说,邓勇的确像他在信笺中所书一样,是咸丰年间的刽子手。

????有关巡海夜叉的传说,邓勇也是半信半疑,所以最终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死后让村民帮其水葬。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除了仅有几个老人,七河口的村民,已经都不记得村里曾有过这样一个人物了。

????那时节,因为水患,村里人的生活都相当困苦,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一个姓凌的来到了七河口。

????这姓凌的所带来的财富,不光令村民们的生活有了巨大改善,本人更赢得了相当的地位,以至于当时的村民,大多不知道他的大名,只管他叫大善人。

????凌大善人本人非常低调,除了帮助村民,平日都深居简出,要说有什么特别,就只一点,这人最爱吃烧肉,因此,和村里唯一的一个屠户,相处的最为密切。

????又再经历了一次水灾后,凌大善人提出,要出资修建龙王祠。

????这种‘好事’,在相对封闭的村子里,是没人反对的。

????但有一个人,早在凌大善人到达七河口没多久,就通过手段,了解到这‘大善人’伪善的背后包藏祸心。

????这个人就是李闯的太爷、李季康。

????李季康说:当时他去老头山找过一个姓杨的,那人精通相术卜算,很有些神通。

????泥人李最擅长的就是捏泥人,当他把自己按照凌大善人模样捏的泥人,拿给那姓杨的,姓杨的只看了一眼,就断然说:

????此人本非善类,又是深受蛊惑,不光会为村落带来巨大灾祸,更会殃及村民后代,葬送他们的福荫。

????这姓杨的外号杨三句,虽然和泥人李有交情,但不肯坏了规矩。没再对泥人李多说,却出于情分,给了泥人李三个锦囊,让他在恰当的时机打开。

????泥人李回到村里,打开第一个锦囊,随即按照其中的提示,将家人送走。

????水患过后,凌大善人提出建龙王祠,泥人李又打开了第二个锦囊。

????当看完锦囊中的提示,泥人李只觉匪夷所思,甚至一度认为,和自己相交多年的‘杨三句’,其实是个蒙事的骗子。因为锦囊里的字条上所写的,实在太不可思议。要全都应验了,那杨三句还不成神仙了?

????泥人李当时还犹豫,要不要再去找杨三句一趟,向他问个清楚。可当天晚上,凌大善人就找上了门。

????不等凌大善人开口,泥人李就已经对杨三句完全信服了。

????因为,凌大善人上门的时间,和杨三句所写的,竟分毫不差。

????凌大善人送给他一笔钱,请求他为龙王祠塑造龙王‘金身’。

????泥人李本来想要拒绝,但凌大善人忽然态度转变,对他说了一件不为人知的秘事。

????泥人李当时吓坏了,在他想来,这件事那时应该就只剩他一个人知道才对。

????虽然不明白凌大善人是如何得知自己的私密,泥人李迫于某些原因,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了他的请求,并且应承,自己只管塑造祠堂中的神像,绝不探究其中的秘密。

????凌大善人前脚走,泥人李就赶忙又打开了杨三句给的第三个锦囊……

????泥人李说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

????“老杨对我可算够意思了,他给人卜算看相,从来都只说不超过三句。给我那三个锦囊,多半是掩耳盗铃,泄露了天机。在那之后,他本人又或者子孙后人,肯定是要遭果报的。”

????窦大宝忍不住问:“第一个锦囊让你送走家人;第二个锦囊说明凌大善人在某年某月某时某刻会去找你;凌大善人果真去找你了,他说的那件私密事又是什么?怎么一下就让你改变心意了?还有,第三个锦囊里又有什么?”

????泥人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烟袋,吧嗒吧嗒抽了两口,在烟雾中眯起了眼睛:

????“他说的那个秘密,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本来我是怎么都不能对旁人说的,可既然都到这儿了,也没什么好藏着的了。一句话,我老婆,是我嫂子!”




欢迎大家访问:十点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dshu.com/book/86571/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