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小说:食来运转 作者:弦 我要报错
  40:幻歌行(八)

  这粉色的心形糖果是水蜜桃味儿的,而且入口即化,糖果融化之后绝对的齿颊留香,味道的确不错。[书库][].[4][].[可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提示。

  成凌天看着容时:“你感觉怎么样?”

  容时扭头看着他:“嗯?挺好吃的。就是一入口就没了。我还想含一会儿呢。”

  成凌天继续盯着他:“你看我有啥变化没有?”

  容时认真的看了一下:“早上刮胡子刮破了?”

  成总气结。这尼玛如此有玛丽苏风格的什么爱恋糖果居然没有任何作用,简直是欺人太甚啊!

  胡一元看着主人和成大师的,一脸的茫然:“主人,我觉得成大师是昨晚没睡好,眼睛有血丝。”

  成大师觉得自己要是再跟这两个蠢货交谈下去不定会有心梗的可能性,于是他默默打开电脑,还是继续看杨英中那货的资料吧。虽然挺影响胃口的,可那也比被人蠢死的好。

  到扬英卓的事迹,那简直可以用精彩来形容。这个货换床拌的速度就快赶上换裤子了,而且这个货还男女不忌,只是更偏爱男的,因为不会有不慎怀孕之类的后遗症。让人不得不感叹的是此人对每一个床伴都一视同仁,明码标价的利益关系,所以同时有几个人的情况也有。像是追求胡一元那样的纯情游戏,几年人家也不玩一次,所以也不可能有什么耐心,不然也不会最后给胡一元下药。

  这些资料里还有关于扬英卓挪用公司公款,自己做的生意偷税漏税之类的事。好在他除了自己风流滥情之外,不涉黄赌毒这些要命的玩意儿,不然以成凌天查他家资料的细致程度,就可以直接把扬家连根拔起了。好吧,其实这个金娱乐在娱乐圈里也只是个中等的公司,扬家的根也没多深,只是公司里捏着两个一线女星,所以每年的风光也不算太。但这种资历,放到成家面前实在就不够瞧的了。成凌天耐着性子大略看完之后,已经想到了要怎么收拾这个家伙了。

  正好这时候晚饭送到了,成凌天打算跟胡一元商量一下怎么给他出气,就让他留在外面一起吃饭了,不过一只烤鸭和水果点心可以当成零食过一会儿带进系统里去自己享受。

  容时夹起自己不成功的那个虎皮尖椒,认命地咬了一口,虽真不好吃,可好歹还是可以吃的。他的性子,还做不到浪费的事。“成哥,你有什么打算?一元需要做什么?”

  成凌天喝了口啤酒,夹起一块盐焗鸡胗。这东西脆而不腻格外讨他喜欢,尤其是最后撒上的撒料,不知道放了什么,有一点儿酸辣的感觉,十分的提味。“扬英卓这个人管不住下半身,对人从不用心,整他的方法,自然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胡一元捧着玉米棒子啃得香。这个刷了鸡油和辣酱烤的玉米是他以前在山上从来没有想过的好味道。之前跟扬英卓来这里的时候,扬英卓都不会叫这些吃的。“我听老祖宗过,对好/色/淫/乱之人,阉掉最好。他之前老想跟我睡觉,原来还跟很多人睡过觉,真是特别的糟糕。我是要去阉掉他吗?”

  成凌天莫名觉得下面一凉,自己也老想跟容时睡觉啊!这种蛋疼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不用那么夸张。你吓唬吓唬他,让他感受一下被人戏耍抛弃的感受就行。”

  胡一元腰板一拔:“我去抛弃他!”

  这下连容时都扶额了。“你还是算了。听成哥跟你怎么做吧。”

  成凌天的方法是利用胡一元的幻术。他起初不知道胡一元的幻术能做到什么程度,本以为需要让胡一元幻化成其他人的模样去接近扬英卓,然后再用幻术给他进行心理暗示,让他爱上胡一元幻化出来的人,最后再弄一个阴森森的场面,让他子吓到萎。可是当他听到胡一元可以侵入人的梦境,对梦境进行控制的时候,他就改变了主意。

  梦境对人来也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它可以直接影响人脑的潜意识,也可以是思维的一种体现方式。可以控制人的梦境,这是相当恐怖的一种技能。成凌天非常庆幸胡一元什么都不懂,更庆幸他跟时签了魂契。不然这要是一只不学好的狐妖,真就能搅合得天翻地覆。试想他要是用控制梦境的方法去控制一个重要人物,那该有多可怕。看来蠢也有蠢的好处了。

  成总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给胡一元讲述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他以前听爷爷讲过的真实故事。而他让胡一元做的,就是让扬英卓在梦里成为那个被害的人,让他在梦里体验一下被人抛弃的滋味是怎么样的。

  成凌天讲的时候容时和胡一元听到这个故事,全都眼泪汪汪的了。弄得成大师都不知道是安慰好还是吐槽好了。

  不过这个计划是很快就施行了下去。当天晚上,扬英卓这个夜猫子,出奇地在晚上九点多就困了,而且也没拽着邹晓飞进屋先来一炮,而是直接自己躺在床上睡着了。弄得邹晓飞有点儿莫名其妙,不过也乐得好好歇一宿,白天都来了两发了。他可有点儿抗不住。

  扬英卓此时觉得有点儿恍惚,他记得自己是扬英卓,但是又觉得自己不是扬英卓。他认为自己是一只修仙了八百年的雀鸟,此时正在森林里愉快的个歌唱和啄食。

  梦里的人不会过于纠结逻辑,所以很快,扬英卓就接受了自己是一直雀妖的身份。画面转换得很快,几乎是转瞬间,扬英卓就看到了一个俊秀的少年。这个少年很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羽毛,然后夸赞自己的叫声美妙动听。

  扬英卓觉得自己跟着这个温柔的男人很久很久,久到他从一个山沟里的穷子到进了城找到了一份工厂工人的工作。他才第一次以人的身份接近这个温柔的少年。

  现实中唱歌跑调的扬英卓在梦里唱着动听的歌,在那个进歌舞厅就是叛逆,会被人当不是正经人的年代里,他成为了一个歌厅的歌手,而且把唱歌赚来的钱都给了那个男人去学习技术,让他考夜校最后考上了大学。

  在梦里,扬英卓第一次觉得爱一个人是这么甜蜜的事情。甘愿为他付出,甘愿为他辛苦,甘愿为他被人指指点点。只要看到他开心的笑,幸福的跟自己依偎在一起,他就觉得无比满足。而这种满足让扬英卓即便是在梦里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受,这是一种空虚和失落的感觉,明显得让他无法忽视。

  梦里的剧情还在变化着,而且变换得非常快速。

  很快,那个少年从大学毕业了,得到了教授青睐的年轻人跟之前那个山沟里的穷子不一样了。他在阳光下看起来那么耀眼,被很多人夸奖是未来的企业家。甚至还跟教授的侄女谈起了恋爱。而那个为他唱歌赚钱的雀妖,却被他嫌弃了。

  扬英卓第一次感觉到被人嫌弃是什么滋味儿,更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掏心掏肺却被人抛弃背叛是什么感觉。这种痛苦的感觉让他愤怒,那是属于他自己本身的怒意。可是梦境并不能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在幻境里,他所能做的,就是去体会雀妖的痛苦,因为这是安排好的剧情。

  那男人在跟教授的侄女订婚前一夜,他找到了雀妖。此时的雀妖因为昨夜唱歌之后被客人强行灌了一瓶酒正痛苦地躺在床上。男人嫌弃地看着他住了好几年的屋子,然后对雀妖了一句话:“以后你我还是不要见面了。我也不用你再给我钱了。等我以后接管了岳父的生意,我会把之前的钱还给你。不过你做的工作这么不干净,我不希望别人知道我们认识,所以你不要去找我。有钱之后我会给你存进你的存折帐号的。”

  扬英卓觉得自己快憋疯了。他想要拿起身边一切的东西去砸这个人渣的脑袋,可是他不能控制雀妖的身体,他只能以雀妖的角度来看着事情的发生。甚至他连自己的想愤怒都不出来。

  雀妖没有一句话,而是直接闭上了眼睛。但是扬英卓却可以看到那个男人满是厌恶的眼神和不屑的转身动作。他能体会到这个男人的想法,他在觉得雀妖不干净,甚至也觉得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是非常丢人的一件事。哪怕他之前真的喜欢雀妖,喜欢和雀妖在一起的感觉。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变了。

  男人走后,雀妖没有再去唱歌。在偷偷看过那个男人的婚礼之后,雀妖打算离开这个城市。可是没想到,就在他要离开的那一夜,他居然被一张血藤网罩在其中,而且不容他一句话,就被人用法器刺穿心脏。

  一个妖被毁心脏不足以丢了性命,但扬英卓不知道。他现在感受着死亡步步逼近的恐惧。抬眼,却看到了那个男人惧怕的表情。

  原来是他!

  扬英卓发了疯一样的冲了过去。他要杀了这个人面兽心的人渣!他根本不配雀妖的爱!

  这一次扬英卓控制了雀妖的身体,他是真的冲到了那个男人面前,他伸出双手掐住了男人的脖子,而且越来越用力,他甚至能感觉到男人的颈骨被他一点点切断的声音。

  眼前原本英俊的脸变得扭曲,在扬英卓惊醒之后,仍旧没有办法把脑海里那个突出的双眼挥去。

  邹晓飞也被扬英卓这一下子吓醒了,赶紧坐起来拉住扬英卓的胳膊。“扬少?你怎么了?做恶梦?”

  扬英卓本能地把邹晓飞甩开。他现在浑身冒汗,而且双手在发抖。看清楚眼前的实物,他知道自己是扬英卓,刚刚做了一场噩梦。可是那个梦境太真实,而且那些爱恨的感觉太沉重,他完全没办法从这个梦里彻底解脱。那个男人是谁?他有没有被雀妖杀死?那雀妖是谁?自己是不是那雀妖?为什么会有这么欠千刀万剐的人渣!他怎么配得上雀妖的爱情!可是又怎么会有那么傻的雀妖,会如此无怨无悔地爱一个没有给自己带来过任何温暖和爱的贱人。

  看着扬英卓用双手捂住脸,看起来极其痛苦。邹晓飞赶紧下了床,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扬少,喝杯水吧。压压惊。”

  扭头看着邹晓飞,扬英卓第一次觉得恍惚。突然想起了梦里那中失落和空虚的感觉,他没管邹晓飞手里的水杯,直接把人拉过来搂住。

  “扬……扬少?”邹晓飞被吓了一跳。他可没听过扬英卓有什么奇怪的癖好,今天这是怎么了?

  怀里纵使有一个大活人在,可那种空虚的感觉还是那么明显。是啊……怀里的人只是见过几面滚过几次床单而已,他们并没有那么熟悉,又怎么会有什么感觉呢。

欢迎大家访问:十点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dshu.com/book/449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