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找到的线索有些出乎高文意料——他曾经猜测过那位萨里??伦道夫或许是某个落魄的贵族,也可能是因罪被剥夺封号,不得不隐姓埋名,但却没想到他竟是一名叛逃的皇家影卫,而是还是在执行寻找刚铎遗产的任务过程中叛逃的……这就难免引人联想了。

????看来安苏王室对黑暗山脉中埋藏的秘密并不是真的一无所知,尽管由于雾月内乱,相关传承已经失落大半,但他们应该还是掌握着某些线索的,至少,他们知道黑暗山脉里有东西。

????当然,这个猜测的前提是萨里??伦道夫在找的真是忤逆要塞,而不是另外的刚铎遗产。

????“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忤逆要塞存在别的出入口,至于已经找到的入口,并没有被人开启过的迹象,”高文一边思索一边说道,“而且即便他真的进入过忤逆要塞,也无法解释他的叛逃——那只是一座上古科研基地而已,那里面能有什么东西让一个皇家影卫背叛自己的国王呢?”

????“我也想不明白……现在回忆起来,他真的是个从不提及自己过往的人,而且生活过得一团糟,”琥珀摇了摇头,声音有些低落,“他总是带着我到处跑,频繁改变住址,伪造身份,在当地贵族的眼皮子底下偷鸡摸狗来维持生活,我们的大部分精力都消耗在这上面,这让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对他很有意见……但现在想起来,他这些行为都是有原因的。”

????“王室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一个叛逃的皇家影卫,他们肯定在南境找了他很久,所以他必须东躲西藏,他也不能用自己的超凡者身份谋求较为体面的工作——因为所有跟超凡者有关的行当都是被贵族监控着的,所以他只能当个窃贼,或者偶尔以流浪者的身份接一些佣兵任务,而且还不能和其他佣兵接触太久,以防那些佣兵背后身份是某个贵族的黑手套。”

????琥珀扁扁嘴巴:“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高文开始询问当年的一些细节:“那时候皮特曼就已经和你们在一起了么?”

????琥珀抓了抓头发:“从我记事没多久,皮特曼就和我的养父是朋友了,但他们具体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我并不清楚——半精灵在童年时期的记忆能力比不过人类,我身上好像更严重一些,我关于那时候的记忆都是模模糊糊的。”

????“一个东躲西藏的叛逃皇家影卫,在躲藏期间竟然会结交了一个像皮特曼那样的朋友,你不觉得这件事本身就有古怪么?”高文抬起眼皮,“一个正在逃避王室追捕的人在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和陌生人结交的,除非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你的养父跟你提过这个理由么?”

????琥珀皱了皱眉:“他没跟我说过,我只听他们两个吹牛的时候会说要立志成为南境最强的侠盗组合——但这理由肯定不靠谱。”

????“你不知道,皮特曼必然知道,”高文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或许他会愿意说出来。”

????皮特曼,一个即是永眠者又是万物终亡神官的德鲁伊,在他那看似邋遢的小老头形象背后隐藏着许许多多的秘密,高文知道他肯定还藏着很多东西,其中或许就有关于萨里??伦道夫的。

????在以前,皮特曼没有把这些秘密告诉任何人,这或许是一种保护措施,但现在琥珀已经找到了自己养父的线索,更重要的是曾经的安苏王权已经终结,琥珀本人甚至已经收编了所有的皇家影卫,那么当年一些无法开口的东西此刻应该也就能说出来了。

????“我会去问他的,”琥珀点点头,“这么多年了,他也该跟我说说当年的事情了。”

????“嗯,”高文思索了一下,接着说道,“另外一点,你能大致判断出你是什么时候被萨里??伦道夫收养的么?是在他抵达南境之后多久?是隐姓埋名数年之后,还是在他决定叛逃的时候身边就多了一个养女?”

????“那我就更不知道了,”琥珀再次抓起头发来,耳朵抖啊抖的,“你问这个干什么?想到什么了?”

????“一个在我看来很有可能的假设,”高文看着眼前的琥珀,联想能力充分发挥开来,“你想过没有,萨里??伦道夫的叛逃说不定跟你有关?”

????“我?”琥珀瞪着眼睛指着自己,一脸“你是在逗我”的表情,“你这是怎么说的!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

????“如果这上面记录的任务是假的呢?如果他去黑暗山脉找的并不是什么刚铎遗物,而是你呢?”高文指了指桌上的书卷,“我们可以大胆假设一下,或许他真正的任务其实是找到一个血统特殊的混血精灵,将其交给安苏王室,或者更极端的……任务要他杀死那个混血精灵,而他在最后关头没能下得了手,那么一切就都能解释了。”

????琥珀目瞪口呆地看着高文,仿佛是被对方的想象能力深深震惊了,半晌才开口:“推测不是猜测,联想不是瞎想啊……你这近乎于编故事了吧,证据呢——堂堂安苏王室,吃饱了撑的要找一个混血精灵干什么,还为此搭进去一个皇家影卫……”

????“所以我说了,或许是因为你血统特殊,别忘了你只知道自己有一半血统是精灵,另一半血统来自于谁却是个迷,你知道你亲生父亲是个精灵,你知道母亲是谁么?”高文轻轻敲了敲桌子,“而且别忘了一个很重要的点:那枚暗影玺戒。”

????琥珀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显然她已经回忆起那枚戒指的来历和特性。

????高文看着她,慢慢说道:“弗朗西斯二世的暗影玺戒你也能用,而且你手上还有枚一模一样且失去魔力的戒指,这个线索……你不在意么?”

????琥珀想了想,突然一脸紧张地按着自己的胸口,倒吸一口凉气:“妈耶……我该不会真的是前朝余孽吧!!”

????高文好不容易严肃到现在的表情差点没维持住:“前朝余孽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这时候了就别纠正我的用词了,”琥珀使劲挥挥手,“你说的这个可能性真的让我有点怀疑自己了,明明只是没什么证据的凭空猜测……好吧现在多少算有点证据了,但这可能么?”

????“我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具体的情况,恐怕除了萨里??伦道夫本人之外已经没人知道了,”高文摇了摇头,“但不管当年真相如何,哪怕真跟我猜测的一样,现如今也没什么意义了——安苏王权已经结束,无论当年的国王到底想让你的养父去南境做什么,这个目的都已经随着王朝的结束烟消云散,你如今是自由之身,不用考虑太多。”

????在思考中沉默片刻之后,琥珀终于呼了口气,再度露出笑容来:“你说的倒也是……旧王室都没了,我还担心这么多干什么。”

????她仿佛是放下了什么包袱,短时间内便回复了平日里大大咧咧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在这个话题结束之后,她便询问起高文下一步的安排:“目前圣苏尼尔的秩序已经大致稳定下来,各方面的权力移交以及新管理结构的组建都已经完成,你是不是该考虑下一步了?”

????“是啊……”高文向后靠去,手指敲打着座椅的扶手,“我们在这座城里滞留的时间也够久了。”

????敲击了几下扶手之后,他转向琥珀:“东境情况如何?”

????“维多利亚女大公派去的人手已经和马里兰将军汇合,东境当地贵族基本都在配合收编,他们甚至还七拼八凑了一支预备军出来,和塞西尔军团一同巩固了长风要塞防线。”

????“意料之中,”高文点点头,“东境贵族应该是旧安苏王国诸多腐朽贵族中最有救的一群,虽然他们也有旧贵族的全套毛病,但因为常年面临提丰威胁,又有罗伦家族有效治理,当地贵族在面临战争局面时还是很清醒的。不过他们拼凑出来的预备军应该派不上太大用场……东境真正的精锐已经全灭在圣灵平原了,剩下的只有长风要塞的驻守兵团战力可靠,其他地方出来的预备军和领军贵族不会比普通贵族私兵强多少。除此之外呢?”

????琥珀整理了一下自己掌握的情报,继续说道:“提丰边境那边似乎没什么动静,但马里兰担心对面可能在暗地里积蓄力量,现在正想办法收集情报,随时警惕提丰入侵。

????“白沙矿业公司已经重新接管矿场,并已经开始着手修复被那头巨鹿破坏的铁路,同时按照你的命令,工程队在继续延长之前的东线铁路,争取能够在秋季把铁王座开到长风要塞附近——有装甲列车的话,我们就不用那么担心提丰了。

????“至于铁王座的维修……大概还要半个月。它失去了两节武库段车厢,车体动力脊和护盾组也有过载损伤,坏的挺严重。位于葛兰市和塞西尔城的两座重型工厂正在加班加点地开工,争取能够再压缩一下周期。”

????“无论如何,铁王座必须尽快恢复战力,哪怕只有半截列车运到边境,”高文沉声说道,“战后我们兵力不足,哪怕有先进的武器装备,长风要塞现在的守军也不一定能挡住提丰人那成建制的超凡者军团。”

????琥珀皱起眉:“你觉得提丰人真的会在这次窗口开战么?”

????“他们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但情报上的误差和延迟或许可以让他们错过这个机会,”高文说道,“罗塞塔??奥古斯都一定在关注着圣灵平原上的战争,但他很难准确把握我们究竟在战争中损失了多少——我们是惨胜还是大胜,这直接影响到他是否会下令进攻。”

????提丰人在等着安苏流尽鲜血,高文很早就看明白了这点,而且事实上那位罗塞塔大帝的谋划已经成功大半——尽管出现了塞西尔崛起这个变数,但从总体上,安苏除南境之外的所有区域都已经在这场战争中损伤惨重,大片产粮区化为焦土,大量储备粮被污染或烧毁,大量青年力量被消耗,在这个局面下,一个单薄的南境哪怕再精锐,平摊到这片偌大的国土上也会捉襟见肘。

????那位提丰皇帝确实是等到了安苏极大衰落的局面,他此刻出击,将一劳永逸——但介于这个时代情报传输的低效和误差,他自己或许还没来得及意识到这点。

????高文知道,那是一个足够铁腕决断,又足够谨慎狡猾的统治者,他的铁腕决断能保证只要皇帝的命令下达,提丰帝国所有的战争机器就会瞬间运转起来,全力进攻长风要塞,但他的谨慎……如果利用得当,或许就能给塞西尔争取到救命的喘息机会。

????他对琥珀说道:“要想办法让提丰人搞不清塞西尔真正的局面,想办法让罗塞塔??奥古斯都高估长风要塞的防御,高估我们在战争之后保留下来的实力。”

????琥珀想了想:“我会帮马里兰将军制定一套方案的,让他展现出‘塞西尔大胜’的信息,尽量让长风要塞表现出军力充沛的状态……”

????“这还不够,罗塞塔??奥古斯都是个很可怕的对手,他不会仅盯着长风要塞,”高文沉声说道,“国内宣传要迅速统一口径,圣灵平原的这场战争必须是一场损伤轻微的大胜,我们的储备粮充足,青壮年因胜利激励而踊跃参军,安苏王室的下台要被宣传的更加体面,决不能宣传王室骑士团近乎全军覆没、北境军团十不存一之类的内容。

????“目前为止我们的宣传人员在这些领域做的还不错,但东境地区的宣传力度远弱于南境……这一点必须立刻弥补。

????“另外,我们和提丰的贸易必须维持,不但要维持,而且还要扩大规模——塞西尔接管了这片广阔的国土,我们的需求和产出都只能增加,不能减少,而且必须是大大增加……只有这样,才能避免罗塞塔??奥古斯都猜测到我们损失了多少人口。

????“不要担心塞西尔吃不下这么大的贸易规模,魔导工业的吞吐能力是惊人的,而且我已经安排柏德文??法兰克林大公去和奥古雷部族国交涉,那边的灰精灵和矮人都对我们的炼金药剂和纺织品很感兴趣,通过和他们的贸易,我们可以转嫁一大半压力……”

????高文一条条说着自己的思路,他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误导提丰的统治者。

????只要把握住这个时代的信息传递规则,找准它的落后之处和各种漏洞,要实现这个目标就是有可能的。

????当然,罗塞塔??奥古斯都绝不缺乏智慧,提丰也有自己的情报部门,这种误导即便成功,应该也维持不了太长时间,但高文要的就是短时间的误导——他现在需要的只是战后“喘气回血”的时间,只要铁王座恢复战力并抵达边境,今年粮食获得丰收,塞西尔的下一批新兵完成训练和列装,那他就有了挡住提丰攻势的自信,而如果能误导的更久一点,甚至能度过今年冬季,让罗塞塔大帝在明年春天才反应过来……到那时候他就更加放心了。

????琥珀一条条把高文交代的事情记在心里,同时已经开始在心中遴选值得信赖的下属——她不仅仅是情报部门的首领,同时也是很多涉密计划的参与者和执行者,尤其是这次高文要做的事情肯定少不了大量军情局干员的参与,因此她必须从现在开始就做准备。

????等把事情一一记下之后,她抬起头,耳朵微微抖动了一下:“除这些之外,还有件事也该提上日程了吧?”

????高文扬起眉毛:“嗯?”

????“一次盛大的加冕喽,”琥珀伸出手比画了一个大圆,仿佛是以此来强化“盛大”一词,“局势稳定,权力交接完毕,管理机构成型,塞西尔帝国的统治者不是应该宣布新时代来临了么?而且这也是个对提丰释放信号的窗口……”

????跟在高文身旁这么久,这个半精灵也学会了很多新奇好用的词汇,听着这家伙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来,就连高文都不禁点了点头:“没错,这件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他之前并不在意所谓的“加冕仪式”,那是因为稳定局势恢复生产才是重中之重,但现在“加冕仪式”有了特殊的作用,作为一个紧抓价值的人,他也就要重视起这件事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加冕?”琥珀眨眨眼,颇为期待地说道。

????也不知道这家伙期待个什么劲。

????“等到某个特殊的‘货物’从白沙丘陵那边运到圣苏尼尔,”高文说道,“但在这之前,准备工作已经可以开始了。”

????“特殊的货物?”琥珀反应了一下,隐约猜到了高文的意思,“……啊,那倒真是适合作为新皇加冕的妆点了……不过你原来是打算在圣苏尼尔加冕的么?”

????“其实我一开始考虑的是塞西尔城,但赫蒂的建议让我改变了主意,”高文嘴角抬起一个弧度,目光落在书房一侧的墙上——那里曾经悬挂着安苏的剑盾徽记,但现在已经被一面剑与犁的旗帜代替,“安苏的王权在这里结束,新帝国也就在这里开始吧。”

????加冕仪式这东西,说白了就是给人看的,既然如此,那就要让它呈现出最好的效果来——

????高文就是要让圣苏尼尔的旧贵族们看个清楚,让这里的教会、军队、旧王室内臣们看个清楚,让他们亲眼看着新旧时代的交替,并对这个过程产生足够深刻的印象,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确保改制后续过程的稳定。

????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国度,真的再也经受不起丝毫的混乱和迟疑了。




欢迎大家访问:十点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dshu.com/book/154/669/